沈联涛:高科技、大数据对全球货币体系的影响

【2017-11-27】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和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于1127日举办了第134期上海发展沙龙,中国银监会首席顾问、香港证监会前主席沈联涛先生作了题为 “高科技、大数据对全球货币体系的影响”的演讲,以下是演讲的主要内容。

第一,全球格局与金融市场的风险

关于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后果,沈联涛先生指出:量化宽松和负利率政策正在加大全球系统性风险。欧美高度负债率由盈余国家(在对外贸易中获得巨额贸易顺差)买单。退出量化宽松政策 会导致新兴国家的资 本外流和汇率波动。

他从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的大格局中看金融,他指出全球目前正经历六个转型趋势:第一是全球再平衡,呈现出多极冷战的形式,地缘政治风险日益增加。第二是人口结构的变化,中东大量年轻人失业是社会动荡的重要原因,人口可以是红利,也可以是负担。第三,金融化和债务积压的加剧,但最后总要有人来买单。第四,颠覆性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创造性破坏可能导致就业机会的大量丧失。第五,气候逐渐变暖,导致一系列水资源、食物和能源方面的问题。第六,国家治理的危机,人们困惑于应该用何种方式治理,是民主、市场还是国家?这些重大趋势都会对金融市场产生各种影响。

沈先生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指出,美国是全球最大债务者,美国积累的全球总债务已经达到 59.7万亿美元。美国目前是霸王,全球的货币权掌握在美国的手里,美国通过滥发货币将危机转嫁到世界其他国家那里。

对于未来最大的风险,沈先生认为是在房地产领域。美国在爆发次贷危机的时候,房地产市值和GDP的比值上升到172%,酿成了巨大的金融危机,迄今为止美国的这个比值仍然还有128%。一旦房价大幅下跌,财富缩水,将造成偿付危机,流动性危机又会使情况进一步恶化。2007-2009年美国房地产价值(资金流数据)降低了18.7%(或7.5万亿美元),因此一些银行破产也不令人惊讶。2007年以来,许多国家仍没有掌握房地产市场的资产负债表数据,对危机的临近缺乏据以判断的信息。中国的房地产市值相对于GDP的比值也已经很高了。   

第二,高科技对经济与金融的影响

高科技对经济和金融的影响越来越大。全球流动量中数字化占比不断攀升,从2005年到2013年,电子商务在所有货物贸易中的占比从3%上升到12.1% ;网络电话在国际通话中的占比从3%上升到39% ;数字化服务在所有服务贸易中的占比51%上升到63%。沈先生认为,亚洲有潜力发展成为人工智能的全球领导者。美国和中国是预期将拥有最具影响力的颠覆性科技的两个国家。他指出高科技对商业模式的四大影响:第一,竞争加剧,科技使传统业务去中介化,因而更便宜、更快、更全球化。第二,消费人口结构改变。控制大部分购买力的客户趋向于年纪更大、女性更多、千禧年一代更多。第三,客户有新的预期。想要更值得信任、更透明、费用更低的产品或服务。社交媒体的传播可以大大增强或损害品牌声誉。第四,监管变得更复杂。网络安全、反洗钱、逃税、反腐败法都对企业合规和声誉带来了重大负担。总之,数字化对消费者有利,对劳动力不利,低技能工作容易被自动化取代,引发社会不公平和民粹主义。

第三,关于金融监管和企业走出去的 建议

关于金融监管,他认为:

第一,颠覆性技术、复杂的地缘政治、社会压力和愈加严苛的监管使金融业承受巨大压力。

第二,监管者需要引领行业度过难关,并确保金融机构建立良好的治理结构。

第三,要鼓励自我约束、市场约束、监管约束,与传递好的价值观。

第四,要挑选最重要的问题,解决它们,并告诉大家。

关于中国企业如何走出去,他建议:

第一,世界已经处于气候变化、科技颠覆、不平等带来的社会紧张局势和地缘政治或宗教对抗的威胁之下,特朗普的政策又为世界增加了政策风险。一带一路的实施需要高层次的国际技能,中国企业必须适应。

第二,执行复杂的一带一路项目要了解地方情况,有良好的国际伙伴。人民币汇率安排对贸易和稳定都很重要。

第三,中国企业要用新技术(微信/支付宝等)平台增进与地方中小企业的沟通和贸易。地方中小企业是中国企业获得地方认可的最佳朋友。

第四,培训员工适应多种文化的技能,这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成功关键。

 

 

CopyRight 2013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