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华,沈定昌,千辰焕:朝核僵局的由来和破解

【2018-01-25】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和上海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于117日举办了第135期上海发展沙龙,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周边国家研究院院长沈志华,北京大学韩国学研究中心主任沈定昌以及韩国金九财团副理事长千辰焕三位先生共同作了主题为“朝核僵局的由来和破解”的演讲,以下是演讲的主要内容。   

第一, 沈志华谈中朝关系的演变

沈志华教授以历史研究为基础,谈了中朝关系的演变过程。总体来说,中朝友好关系在毛泽东时代达到顶峰,在邓小平时代逐渐发生转变。沈志华教授指出:由于同属社会主义阵营的意识形态一致性和地缘安全的一致性共同促成了六七十年代的中朝友好关系。195840万朝鲜志愿军撤军、1962年《中朝边界条约》关于长白山和天池归属权的让步,都极大地促进了中朝的亲密关系。

这两点后来都发生了变化。首先,意识形态的分歧导致了中朝关系的转变。改革开放后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邓小平曾邀请金日成参观深圳,借鉴发展经验。金日成没有去,不但没有去,回国以后还跟几个外国领导人说:“我绝不会像中国这样”。邓小平时代同意了“两个朝鲜”政策,此后中国对朝鲜的经济援助急剧下降,而跟韩国的经济往来越来越高涨。从八十年代开始,中国和韩国在体育和私人经济贸易上往来,1991年中国同意韩国加入联合国,1992年中韩正式建交。随着中国与韩国关系的改善,中朝关系结束了蜜月期。

其次,地缘政治关系的变化同样影响了中朝关系。现在美国、韩国、日本的外交档案都已经解密,里面涉及到很多朝鲜问题和中美问题。其中反映了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在毛晚年的时候,中美在朝鲜半岛的战略利益已经趋向一致,这是基辛格、周恩来、毛泽东、尼克松的共识。那时候,中国已经不再坚持美军必须撤出南朝鲜,邓小平也明确说美军的存在是朝鲜半岛稳定的因素之一。

中朝关系的恶化是有历史原因的,像中苏、中越、苏匈、苏捷等一样,社会主义国家很容易发生“兄弟反目”的现象,归根结底在于没有把对方视为平等的现代国家。一方面是中国和韩国的建交,另一方面也在于朝鲜自身的原因。朝鲜借助和谈为发展核武器争取时间,并且多次企图与美国建立关系,出卖中国的利益。沈教授的基本看法是,中朝的根本利益早就分离了,中朝之间不存在共同的利益,特别是不存在共同的安全利益。这应该是中国决策的一个基础,一个基本认识,如果没有这个认识,决策肯定是有方向问题的。

第二、沈定昌谈朝核问题应从大方向出发

沈定昌教授则从朝鲜核试验的发展和朝鲜坚持发展核武器的内外因素展开了论述,提出我们不能就事论事,应该从朝鲜问题的大方向来把握朝核问题。

1958年美国在韩国部署核武器以来,朝鲜在苏联的帮助下开始核研究。1965年,朝鲜拥有了自己第一个两兆瓦的这种小型氢水反应堆;1987年,朝鲜建成了5兆瓦的实物反应堆,这种反应堆的核废料,就可以用来提取核武器原料;九十年代美苏交涉后,美国全面撤除了部署在韩国的核武器,但朝鲜依旧实施核试验,因此爆发了第一次朝核危机。

朝鲜坚持发展核武器出于三方面原因。第一是朝韩军事对峙下的冷战持续。1953年虽然签订了停战协议,但不是和平协议,朝鲜力求自保。第二是来自外部的威胁。美国在韩国的驻军无时不刻威胁着朝鲜的安全,随后的中韩建交进一步提高了朝鲜的危机感。第三是为了维持国内的统治地位。朝核问题持续发酵的原因还在于中美对朝鲜的态度存在严重分歧。美国等国主张通过军事恐吓和严厉的制裁来拖垮、压跨朝鲜,而中国一直是主张通过对话、适度制裁来解决这个问题,两国之间的分歧使朝鲜为发展核武器争取了时间。

沈定昌教授提出了解决朝核问题的设想。第一步是营造朝鲜半岛和平氛围,改善南北关系;第二步是建立朝鲜半岛的和平机制,签订和平协定;第三步是加强朝鲜和韩国的合作与交流,促成朝鲜弃核和半岛无核化。

三、千辰焕谈朝核问题损害了中韩关系

千辰焕先生谈到他1984年开始进入中国,到现在为止算起来差不多有500次来往了。20多年里,为了中韩两国的经济发展,他们财团做了很多事情,他管中国的业务,投资了15个亿,搞了32个工厂,职工大概有1.8万到2万。他们非常努力,要把两个国家的关系弄好,结果也是挺好的。但去年的萨德问题,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变成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们几十年来跟中国做生意,但政治导致的问题很难解决。中国经常跟韩国说,你们两个不要吵架,要按照对话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韩国弄了半天,还是没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朝鲜已经拥有了很好的核武器。再这样下去的话,韩国对朝鲜也没有一点办法,互相之间会越来越麻烦。朝核给中国带来了问题,给美国也带来了问题。

 

CopyRight 2013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