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宇燕:访美归来,谈中美关系

【2018-10-18】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和上海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于1018日举办了第143期上海发展沙龙,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先生作了题为访美归来,谈中美关系的演讲,以下是演讲的主要内容。

     我8月份9月份连续两个月去美国,接触了多方面的人士。从跟美方的交流来看,我有这么几点体会。 

  一、特朗普对华政策博弈中正在逐渐成型

第一,美国对华态度,特别是对华认知,发生了较大变化。当前,两党的精英层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共识,如去年12月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所公布,把中国看成竞争对手。这不仅仅是特朗普政府的看法,也包括企业界。美国商会明言,原来商会在中国有很大的利益,会主动为中国说话,今天的美国商会当然也能为中国说话,但是他们愿意和政府一致而承担一部分损失。这就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第二,在国内问题上,美国分歧非常大,但特朗普政府在对外政策上有决定权。有人说,美国现在不是美利坚合众国,美国现在是美利坚分裂国。不同意见的人分歧非常大,甚至势不两立,反特朗普的力量也非常强大。但即使如此,贸易政策、对外政策的权力主要掌握在总统手里,他有30%-40%的坚定支持者,再加上美国宪法和法律赋予总统的权力,实际上保证了他在贸易政策、对外政策上的决策权。

第三,美国的对华政策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成型,是在不断摸索中往前走。特朗普并非一上台,就制定了一个全面对华战略。他先开始从贸易上入手,更像是一个博弈,我走一步,你走一步,我再走一步。在博弈中,我们看到他的对华政策开始逐渐成型。

第四,这次中美之间的对抗不仅仅是在贸易的领域,美国对华政策很可能是三重的:经贸-政治-安全。安全又和战略相联。经贸问题,总体来讲都好解决,但一旦涉及到政治问题和安全问题就复杂了。一位智库主任非常清楚地告知,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是长期的,而且难见底。

第五,特朗普本人在政府中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方方面面,左派右派,企业界都认为,尽管特朗普有很多的顾问,而且能够深深影响他,但是最终拿主意的还是他自己。所以中美关系问题的解决,或者是突破性的解决,或者把势头遏制住,还是得看特朗普本人。

第六,美国还是有一些真正关心中美关系的人。有很多美国人还是非常诚恳地向我们提了一些意见和建议,说明还有做工作的空间,有一些人真心希望中美关系回到从前。 

  二、维持一个多边贸易体系是比较理想的

我们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感觉到中美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进入了质变期。今年夏天的时候,我们提出中美关系未来会有四种可能出现的情景。

第一种情景是让利不让理。美方提出的关于贸易的要求,我们可以做出一些让步,比如,我们可以多进口一些美国产口,市场开放的步伐和领域根据我们自己的节奏和目标加快、加大,这就是让利。但是我们要坚持WTO原则,维护国家利益,这就是不让理。中美贸易摩擦走到今天,看来这种情景实现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第二种是参与多边机制谈判。在WTO规则里面,我们跟美国等发达经济体谈判,可以想象那将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因为他们会提很多要求。如果谈到最后能够保住多边体系,把美国也回来,就是比较理想的。在此我多说两句。关于特朗普政府的经贸政策,一般人认为他要退群。我认为退群的说法有些道理,但是他真正想要的不是退群,而是想以退为进,确立新的规则,来约束其他国家,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

第三种情景是美国和欧洲、中国最终都没有谈成。那就有点天下大乱的味道了,在经贸领域你制裁我,我报复你,你再制裁,我再报复,各方就这么互相损害。现在看来这种情景出现的可能性也不大。

第四种情景是发达国家谈成了,他们再拉着一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建立一个新群,把中国排斥在外。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是这种苗头或多或少地出现了。

  三、进一步推动区域合作

从目前来看,我们要争取的是四种情景的第二种,即通过WTO的改革或使之现代化,来维持住多边贸易体系。第二种情景是最可行的,对我们损害相对也最小。实际上我们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各项措施与未来WTO的改革方向很多也是吻合的。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和欧盟成立WTO改革联合小组。这里我还建议,可否在金砖五国机制内成立一个WTO改革联合小组,为多边机制的现代化注入活力。

趋利避害是应对挑战的基本原则。具体说,我们可以进一步加强对竞争中立原则的研究,也可以考虑加大推进区域化合作力度,如加速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和RCEP谈判,甚至可以考虑启动加入CPTPP谈判等。当然,我们还要继续坚定地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十几亿人口,中华民族的复兴,肯定会有磕磕绊绊。最关键的还是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继续坚持走改革开放的道路。 今天的中美经贸冲突,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一定能够跨过这道坎。展望未来,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住中华民族复兴的步伐了。

 


CopyRight 2013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